玖堂

【瞎打的酒段子】肆酒

【浅尝】
副会将瓶塞打开,酒香散开,将酒倒进两只碟子里,未满。端起其中一只,倾斜,温酒入喉。
“似乎还不到时候。”
“明月未满,确实还不是时候。”会长回到,“不过……”
明知味道不佳,会长却给自己斟了一些。
“既然都开了,还是喝完吧。”
“丑拒。”
“真不喝?”
“丑拒。”
“后院那棵老树下。” 
“哦。”
于是乎,副会带着酒吞和茨木去挖陈酿。
于是乎,会长又给自己斟了一碟酒独饮。

【微醺】
俞凝送走荀沁再回来的时候,俞明已经自己喝上了。先前坛里剩下的酒本不多,先都见了底,怕是直接接着酒坛喝的。
“俞明?俞明?”俞凝摇了摇俞明,这人酒量还好,这点量不怕醉。
“恩?”俞明抬起头来,双眼有些迷离。
“俞明?”面前这人是谁...

【会长和副会的小故事】副会,会长呢?

因为刮台风只能在宿舍躺尸,所以摸了一片中秋短文emmmmm什么鬼借口(つд⊂)

副会拉着一车月饼回自家庭院天已经黑透了,第一眼看到自家大人的是被副会养得最乖的吸血姬,吸血姬连忙飞了出来帮着副会推小车。
“女儿啊,谢谢啦,不过我觉得你能叫来那群吃白食的自己来拿就更好啦。”副会笑的很好看,吸血姬头也点的很好看,低头的时候似乎看到副会身旁有什么东西闪过。不过并没有在意,大概是习惯了。
荒川操着一股水抬着月饼进门,海防主操着一流水送着月饼进门,河童举着一圆水里面装着月饼进门……
(‵□′) 可不可以不要用水直接用手要shi啊
白狼和萤草抬着月饼一言不发地走过,茨木单手拖着月饼没有说话,山兔很乖巧地往山蛙身上...

【会长和副会的小短片】今天会长吃鸡吗?

这是会长和副会的以及寮里的小故事(。•ˇ‸ˇ•。)

之前会长特别作死地去打百鬼奕了,说是要研究新的御魂搭配……
然后,会长就被血了一晚上……
对,没错,就是输了一个晚上。
恩,会长当然不会自己说自己输了一个晚上。
会长各种御魂都试了一下搭配然后在活动结束的时间来寮里发了一串省略号。
emmmmmm,什么意思?大家不太懂。
然后会长又发了一串省略号。
emmmmmm,会长?突破又没打完?
会长不说话了。
mmm???会长?你也被蚂蚁咬了?我这有风油精要吗?
“怕是吃坚果咬了舌头。”副会好像是端着一杯牛奶。
“吃辣条磕了牙的又不是我。”会长好像在小声嘀咕什么。
“你再说一遍?”副会可能想一口牛奶喷会长脸上。
等等……什么...

【会长和副会的不得不说】歪,副会,会长又跑了

私设:一个阴阳师只有一只神兽,但不一定只会一种技能。

会长和副会出门捡御魂片,出去的时候两个人,回来的时候一个人。

想当初,会长还是在老老实实带着一帮式神打天下的时候,好不容易给自家茨木输出时加了黄色的特效,就说要带着副会去捡御魂片了。出去的时候好好的,可谁都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副会居然就一个人回来了。

副会那只还在修行准备突破最后一道关的老爷子看到自家主人回来,自是上前迎接,却惊讶地发现副会身边似乎少了一个人。

“大人,那位大人?”那位大人既然是和大人一同出门的,自然会是一同回来,这件事不容置疑。可今天却出了岔子。

副会没回答,只是指了指头上。老爷子有些疑惑地望了去。...

【会长与副会的不得不说】歪,副会,会长跑了

 这是外表冷淡内心奔放闷骚会长X外表绅士内心绅士话痨副会的故事。

现后续故事统一为《会长与副会的不得不说》,偶尔更新,记录我寮会长和副会的小故事,掺杂寮里有趣的小故事。

先说下设定,现在起的大世界观均用平安世界,根据需要会添加私设。也不知道会不会和别的故事有重复的设定emmmm,毕竟我能想到的可能别人也会想到。

今日名词:

聊天结界——(换汤不换药的全息网游哈哈哈哈,噗)专供本阴阳寮内部所有成员使用,需要进入结界的需要提前画好的符咒,并在符咒上写下自己需要的假名,分一丝意识凭依到符上,将符放上画好的阵法中,符就能代替自己顺着阵法所产生的的通道进入结界,进入后可以自拟形态,但每...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脑洞记录】咱们会长怕是个ZZ

一个关于过节了会长想用新学的绘画技巧给副会画画像作礼物,结果给副会时候被副会嫌弃了。虽然会长没说什么但是很明显到处去咨询和借书来表示自己要好好画,给副会长脸。
结果……
⊙▽⊙“你在画什么?”
(눈_눈)“学画前几天那个被人叫大大的小妹妹的画册。”
⊙▽⊙“我看看。”
(눈_눈)“我觉得她画的结构不太对,要不你给我比比……”
(・◇・)“比什么?”
(눈_눈)“就是……”
【撕拉】
【啪】
清晨的巴掌就是清脆,咱会长耍起流氓来简直是一本正经。

√因为自己画的插图被姬友看了说想打人而来的小故事
√等画的好看了就放会长和副会的同人形象设计图
√又没有早睡唉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喂,副会,咱们会长掉了

今天是闷骚会长和绅士副会的伪中元故事,世界观用平安世界。

我是寮里打杂的小纸人,会动,会思考,会卖萌,上得了房檐,下得了湖底的那种超cool的小纸人。

今天一早我还在庭院里扫着小树叶,对,就是那种扫了后怼起来让凤凰甩把小火苗就能燃得贼好看还能拷番薯的那种小树叶。
本来应该是能怼起来的,结果来了个小不点。
简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不点,一把屁股就踩翻了我刚怼起来的小包包。相信我,我的名词动词介词都没有用错。然后那个小不点就钻进了我的小包包里面,正当我想一扫帚给他铲过去,想把他从我的小包包里面挖出来的时候我听见这个小不点居然说话了。
说话了?说话了!居然!说话了!
这种高级技能,叫我这种超级超级超级cool...

【七夕特文】我寮那个会长和副会

依旧是外表冷淡内心奔放闷骚会长X外表绅士内心绅士话痨副会的组合,七夕特别故事,世界观用阴阳师世界观。

Adventure(冒险)
会长站在门的入口踌躇不定,副会拍了拍会长的肩膀,径直踏了进去。会长伸出了手,却没来得及抓住副会的衣角,然后会长低下了头,狠狠地跺了脚。
“我一个人怎么打得过!”

Angst(焦虑)
额头冒着汗,一只手抓着布料,下唇被紧咬着似要被刺破,面前悬空着两片御魂晶体,小心翼翼地指挥着它们凑在一起。
在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光芒炸裂,闪着金光的晶体缓缓降下,会长骂了一句把那两片晶体一甩,身子一摊,躺了下。
“又是防御!”

Death(死亡)
身子的温度在慢慢地降下去,双手的力气在缓缓地...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Ⅲ】我寮会长今天仍未回寮

又是满脑子下乡的一周,本周我寮会长仍未归寮,作为寮里专业的小道记者特报道我寮会长与副会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是
表面冷淡内心奔放闷骚会长X外表绅士内心绅士话痨副会
的小故事。 

特别地没有明确指明会长副会的性别,任供添加


上回说到我寮会长偷跑出寮准备闷声发大财,将一把手的管理职权交给了副会。会长不在寮里的期间会发生什么诡异的小故事呢。

【你这样YY会长,会长回来了不会拍死你么】

【怎么会呢】

【我看会被拍死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会长只会被副会拍得生不如死】

【哈】

【我寮会长可是位于食物链底端的人】

【可怜的会长】


副会总是恨铁不成钢的样...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我寮会长今天还没去删号

我寮会长每天都要忘记开加成,作为寮里专业的小道记者特为小伙伴们揭开我寮会长与副会的小故事。
这是
表面冷淡内心奔放闷骚会长X外表绅士内心绅士话痨副会
的好故事。

今天的可能有点生硬,上班摸鱼,说断就断。 


欧非问题一直都是各路涉及到抽卡的手游的一大问题,对此,副会总是喜欢说我们寮是欧洲寮,不同于一般寮有着浓浓的欧气。

为什么副会有这样的自信?

毕竟我们寮的ssr图鉴是满的。

满的也不能代表什么啊。

副会表示我说是就是。

不过就个人来说,副会还是很欧的,比如偶尔抽个灯姐,灯姐就那么出了三张,比如偶尔赌个御魂,六星暴击就那么出了,比如偶尔升个御魂,属性就那么全部避...

随手段子,ooc的话就……

这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或者说第十几次,又或者几十次,滚烫的鲜血在他回神时已经凝固,然后就又不见了。
这不是死前的走马灯,更不是什么南柯一梦,而是实实在在的。

他第一次真正反应过来这怕不是梦的时候,是那个碟子从那人手中跌落,他拍开了那人的手,纵身跳下之后。称得上清爽的空气,这湖中的水却异常刺骨,他恍惚了一下,呛了几口水,没有依着本能往上,反倒向湖底游去。
下都下来了,为何不把碟子带上去。
他刚伸手探到那碟子,刚拿稳,刚想回岸上,这次却真的是溺了水。
倘若这是梦,下次睁眼的时候就是醒的吧。
他没看到的是那抹从一开始就惊艳了他的红色,在他跳下去的时候便愣着没有任何言语。那股一直紧绷着的弦,随着湖面因他跳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我寮会长今天又没开加成

我寮会长每天都要忘记开加成,作为寮里专业的小道记者特为小伙伴揭开我寮会长与副会不为人知的故事。

这是

表面冷淡内心奔放闷骚会长X外表绅士内心绅士话痨副会

的好段子。

最开始只是副会在玩这个游戏,会长想着没事干就跟着进了坑,再心血来潮花了点启动金,创建了个寮,二话不说把副会从别的寮里挖了回来。

“人都没得你还拉我进来,我还以为你这么快就成大佬发达了。”

“把你这个大佬拉进来不就发达了?”

“你今天拉人了吗?”

“没。”

“那你还不去!拉!人!”

副会总是一边嫌弃着会长不去为自己的寮招人壮大,一边又想着去世界频道看看有没有想咸鱼的大佬,好挖进寮里帮着打打鬼王,突突结界,emmm...

【填坑】【一发完】错觉

出场人物
(可能会有点不切合)
钟文鑫——混沌
林玖——混沌•恶
林梓——中立•善
权莉——秩序•恶
徐岚——秩序•善
梁老——混沌•善

【钟文鑫视角 • 启】
崇德一中的的确确是L市最好的中学,我听说这里有个法医社的玩意儿,便放弃了去外地的想法来了这里,确实没让我失望。
社团招新设在十月份的一个周末,地点是百米长廊的两侧,各个社团的桌椅几乎占满的整个长廊,然后我在众多花哨的海报中看到了那张纯黑的立牌——wowser法医社。旁边坐着的竟是两名学姐,一位长发单马尾,一位短发胡乱披在脑后,长发的学姐甩着一把蝴蝶刀,短发学姐转着笔,面前放着的应该是入社申请表。长发的有着英气,短发的偏安静,一晃眼我便有了第一印象。
“...

“你想要什么?”
“不知道。”
“那你想干什么?”
“不清楚。”
“浑浑噩噩这么多年,你当真没想过以后日子怎么过吗?”
“真没有。”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消耗生命吧。”

2017江苏作文“车”

#跑题作文练习#他站在路边等车,高峰期的车总是不那么好找,他看了看表又看了看马路,亮着空车的车,没有。蝉在叫,火在烧,买了一瓶冰水,喉结跳动,水没了大半,他又看了看表。他终于上了车,盖子在上车的时候弄丢了,幸亏剩的水不多,他拿在手上,时不时晃了一下,光洒在瓶子上隐约看见五彩,大概是幻觉。空调开得很低,低的有些闷,他换了个位置尽量离风口远一些。司机的对讲机一直有着嘈杂的机械声,还有断断续续的人声,像是一个群,讨论着下午的伙食。有些无聊,他去看窗外,花坛的那边跑过几辆摩托,走着几辆三轮,进去是行人,再进去是高楼。车停了,是岔口,红灯,司机趁着档口喝了口自带的茶,他也跟着吞完了剩下的水。车动了,是直...

有野生字母菌出没吗(*'▽'*)♪

【生肉】【茨木幕间】听说某人要去英雄王的仓库拿特产给…… UP主: 先生我是来送福利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81254

校园内惊现跳楼案,死者从高楼坠落,胸口插了一把刀子,经勘察发现在死者坠落的天台栏上留有一枚神秘脚印,突然出现的所谓自首者所说的话是否可信?变小的侦探在看破真相后竟是借白色魔人之口揭露真相。二人赶到地图所示之处却发现这里这里被困住了很多人,弥漫在这密闭空间的死亡气息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把窗户打开!把所有人都抬出去!”
救援在实行,而变小的侦探却行为异常。
“你一个人救不了所有人!”一个巴掌似乎想打醒眼前这人,白色魔人自是知道这人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来。受了一个巴掌的侦探却意外地抽手回了一巴掌,魔人嘶吼着却发现侦探双眼已是一潭死水。
“为什么又是这样?”
#居然睡觉的时候导了一篇快新同人##预告风##明...

【林嗣X梁绪】无趣

其实林嗣最开始并没有想过这天要有事干,只是看着梁绪被众人捉弄后突然来了兴趣。

想看他惊讶的表情,想看他呆住的傻愣,甚至想看他恐惧的眼神。是多么美妙的画卷,是多么可爱的人啊,林嗣这么想着便决定了要在这天做的事情。

前期准备并不多,不过只是去买了矫情的礼物,再加一精美的礼品盒。林嗣就这样避开了麻烦的人,入夜后独自来到了梁绪的门前。

“咚咚”绅士地敲开门,绅士地递出礼物,绅士地锁上了门。

“给你个选项吧,”林嗣眯着眼,说着完全不着边际的话,“是为我鼓掌还是为自己鼓掌。”

“哈?”梁绪显然不明白林嗣这是唱的哪一出,也并没有接过递来的东西。

“梁绪呀,”林嗣凑近了,气息直接喷上了梁绪的脸,“...

【林嗣X梁绪】二八(后篇)

“为什么不见他?”这个问题同样也缠绕着梁绥胥。一开始他只是以为梁绪怕林嗣太过依赖自己而忘了自己真正的亲人,可时间长了终归要起些疑心。梁绥胥不止一次问过梁绪,可惜都没有得到回答。梁绪一开始还会编些借口,后来就是想方设法转移话题,再后来话题也不转了,只是沉默。
再又一次逃离林嗣的视线后,梁绥胥终于忍不住了。
“老头儿,你想逃还拉上本大爷算什么意思!”扯了领子就是一阵咆哮,“你到底在躲什么!你就舍得吗!”
梁绪没得反应。梁绥胥提了梁绪撞上了墙壁,冰冷的墙体舔上了后背的衣物,强烈的撞击刺痛了神经。梁绥胥的手有些颤抖,大概是愤怒,又或是悲痛。
“喂,老头,你……不会……”声音也是颤抖的,他怕了。
“林晨说了,”梁...

【林嗣x梁绪】二八(前篇)

“师父是在筹备着找个师娘一起抱抱吗?”
“你这臭小子谁给你讲的?”
“师兄说的,师父别别别!师父别责罚师兄是徒儿多话了,徒儿只是想师父既然不是因为要找个师娘,为什么再也不和徒儿一起睡觉,为什么不给徒儿讲故事……”
“你这臭小子……”
他跪在他的坟头想起这件事时,自己也已经不再年轻。参了一碗清酒,没撒在他坟头却淋在他碑上。酒尽,泪流。他亲吻那人的碑,吻了那滴酒,触碰的是那人的脸。
“师父……别丢下徒儿……”

林嗣被梁绪捡到时只是个脏兮兮的小屁孩,呆呆的看起来还有点傻。梁绪最开始只是觉得这小屁孩肯定很好养,毕竟不像先前捡的那个没名字的一样疯疯癫癫,让自己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花心思去解决招来的麻烦。可惜那时候还...

2015重庆语文作文

《等待》


他现在那棵树下,伸长了脖子眺望着,手中握着的那株花正艳丽。风吹着,树枝摇曳着,沙子飞扬起来,然后又落下。雨下了,叶落了,鸟儿都不见了,雷声渐行渐远,消失殆尽。世界没了声音,他站在被揽腰截断的树旁,伸长了脖子,手中握着的花已经死去。

感觉这张挺棒的(`・ω・´)

CM里面截出来的~


那位少年从未记错过任何东西,他的友人曾一次又一次指出他的记忆出错,少年从刚开始的反驳变为了最后的默许。

没有人不会记错什么,或者说,人只会将事以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记下来,他一次次看着友人说着对友人自己有利的事情,觉得无比悲凉。

记忆在欺骗自己,而人不会有任何自觉。

哎,你说他为什么不换个角度来思考来怀疑自己的记忆?

根本不需要怀疑,也不需要深入思考

客观事实也好,私人情感也罢,只要发生了就能记下。

本身就是“记写万象”。
悲伤也好,欢笑也罢,都能记下,无法忘记,无法篡改。

后言
这只是一个脑洞。

FHA,不虚其名。

老虎短裤什么的好难啊!

【随】猫



       一直都想养一只猫,一只白色的,没有杂质的猫,它会懒懒地趴在我身边和我一起晒着太阳,它会悠悠地舔几口我给它牛奶然后抬头冲我喵喵,它会在发情期吵得我睡不着然后生下一窝让我觉得头痛的猫仔……

        离开家乡,独在异乡的我养了一只猫,但却是只三色玳瑁。

        我在雨夜遇见它,于是我便有了一只“同居”的猫。我对它说我叫林玖,便开始给它想名字,却又一次无奈自己是个取名废,随意地...

无路可退 后篇(OOC,慎入)

05

决战比预期来的要迟,过程不太顺利却也算是解了一个噩梦。

看着被大火吞噬的所谓黑暗,江户川松了口气,但心里还是悬着——服部救他时多处受伤晕了过去。白马一脸担忧地问他情况怎样,需不需要帮忙,他看了一眼被白马抱在怀里的黑羽,那件白色的衣服上满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于是摇了摇头,说道:“警车快来了,你快带着他离开吧,我们很快就会没事的。”

白马听了,转身将黑羽抱进了自己那辆伤痕累累的玛莎拉蒂,引擎发动,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何尝不明白,白马脸上的担忧只是为了他怀中的少年,至于询问自己也不过是出于礼节。想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救人吧,或者说脑子里早就乱麻无比,毕竟“他是唯一能打扰他思...

无路可退 前篇(平新/白黑/柯哀)

前言

写了有些时候,渣文一篇==


01
    在某次重大案件后,报出工藤新一已死亡的消息,当日的报纸用了冗长的篇幅来悼念这位关东侦探,黑白照片上的他意气风发,自信万分,认识的人无不悲痛,不熟识的人无不惋惜。
    “啊啦~外面可是还在肆意报道着你死亡的消息呢。要是让他们知道你工藤新一现在正在工藤宅里喝着Twinings English Breakfast Tea,悠闲的玩着WILL,”冷清的声线,带着戏谑的语气,“而且,要是更爆出你的身体回到了十年前,不知道你家大门要被砸烂多少次啊,Kudou Kun。...

© 玖堂 | Powered by LOFTER